观点丨乡村旅游,慢一点才能更快
发布时间: 2017-06-28 13:42:10 来源:


5月12日,在厦门举办的首届两岸乡村旅游论坛上,来自两岸各地的嘉宾大咖就乡村旅游的精品化发展趋势与前景进行了探讨


乡村旅游是帮助农民脱贫致富的利器。然而,火爆的背后,缺乏规划、一拥而上等粗放式发展模式,也使得产业面临千村一面的同质化问题。

瓶颈如何突破?12日,作为本届旅博会的重要配套活动,由中国旅游研究院、厦门市旅游发展委员会主办的海峡两岸乡村旅游论坛举办。会上,来自海峡两岸的专家、学者、企业家、投资人和旅游业内人士,围绕乡村旅游发展模式展开交流。

 

遭遇瓶颈

 

“乡村旅游有两个明显的特点,一个是市场规模大,另一个是投资增长快。”中国旅游研究院研究员唐晓云是论坛主旨演讲嘉宾,她开门见山地说,按照业内“出游超过10公里并6小时”的口径统计,仅今年“五一”小长假期间,全国游客总计1.34亿人次,其中乡村旅游人次为0.79亿,约占同期旅游总人次的58.6%。去年,全国乡村旅游类产品完成投资3856亿元,同比增长47.6%。

相关数据切合与会人士的实际感受,一下就吸引了大家。唐晓云表示,越来越火爆的乡村旅游,既是帮助农民脱贫致富的利器,也提升了农民的素质,“作为乡村社会主体的村民,随着产业升级逐渐形成新的劳动分工和社会身份”。

 


天然、自然和有特色是乡村旅游的生命线

 

然而,乡村旅游热的另一面是,粗放式发展不断爆出问题,使其自身遭遇瓶颈。“不少地方规划和发展乡村旅游,并未真正重视人的因素。”中国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刘敏说,本地村民难以与乡村旅游融合,只靠外来资本建几个农庄,或打造一些娱乐设施,产业与人脱节的最终结局就是“只剩下老人和狗”。

“很多传统节庆活动如今只是作为一个符号呈现,丧失原本属性。”唐晓云说,现在也有一种误区,热衷于解决基础配套设施不全等硬件问题,而缺乏深度挖掘传统文化的努力,从而让乡村旅游开发流于表面甚至出现雷同现象。

村民参与文化挖掘的深度不够,乡村旅游也就难以避免遭遇同质化难题。一名来自莆田城厢区的“农家乐”经营者听完演讲后连连点头,他说:“我们提供的服务几乎都是吃饭、打牌、钓鱼,不仅不同的业者之间,连不同地域之间都是雷同的,不能体现出一个地方的特色和文化。因而,乡村旅游需慢一点规划设计,也成为与会者的共识。”

 

创新业态

 

台湾的乡村旅游以精心创意、精心旅游、精雕细琢著称,如今已形成乡村民俗、乡村农园等多元的发展格局。当天,在论坛的两岸乡村旅游对话环节上,台湾传统艺术中心执行长李昱表示,乡村旅游须注重增强在地文化。

 


台湾南投埔里的桃米小区是一处看似荒芜沼泽的大凹地,却拥有全台湾种类最多的青蛙、蜻蜓和数量最多的萤火虫。

 

“台湾乡村旅游实现差异化经营,破解千村一面,就是充分利用本地特有的资源,展现出个性。”李昱举例说,在苗栗县,游客可用当地传统手工蓝染技术DIY属于自己的产品;而在出产大葱的宜兰县,游客则能采摘大葱,并向厨师学做正宗葱油饼。

台北市旅馆商业同业公会理事长邱乐芬认同这个观点。她说:“在台北,无论是猫空茶园,还是北投温泉,都是靠独特性而渐渐打出高名气。”

这些接地气又见成效的乡村旅游发展经验,让两岸业者甘之如饴。不过,台湾首府大学观光系助理教授许秉翔坦言,大陆可多来了解台湾的经验,但最终还是要结合自身特点,接地气后再落地。“台湾与大陆的思路可以相近,但大陆还需因地制宜地开发体现自身特色的乡村旅游产品。”他说。

 


具有浓浓古早味的台湾特色民宿

 

“从乡村旅游的消费行为特征来看,亲近自然是大陆游客的主要目的,周末家庭出游则是常态。”唐晓云说,在规划构建乡村旅游时可创新业态,着重设计亲子游、家庭游等强社会关系的产品。此外,要强调生活场景的乡村性回归,亦即让人融入其中,使得诸如淘米、染织等生产生活场景成为乡村旅游的活态风景。

“台湾禁伐后,一些地方充分利用原先的木材工厂转型做观光旅游,取得不错的效益。”刘敏认为,大陆乡村旅游同样可以创新,与观光工厂、工业旅游相结合,拓展业态发展新空间。(来源:福建日报)


相关文章